Levi·Ackerman

微草中心 | 离离(END)

飞起来的圆圈:

微草中心粮食向无cp,方士谦视角,主要是与王杰希的友情向互怼


-----------------------------------


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




1


如果你让少年方士谦做一件可以不计后果的事情,他必定会选择将王杰希狠狠揍一顿。


四赛季的时候,方士谦在日记本上写道:“今天早晨又遇到王杰希,他也看见了我。他这个人,大眼瞪着小眼,小眼瞪着大眼,我看来好生不爽。近日团队赛战绩很不乐观,我看着他,也很不乐观!”


王杰希是不知道方士谦在想什么的,他也不想知道。他跟方士谦打招呼:


“方士谦。到点了,去训练。”


连句早上好都没有,方士谦更想揍他了。


 


2


但是方士谦最终还是没有揍王杰希。王杰希过得很辛苦,他都看得见,他是一个很心软的人,嘴上说两句也就罢了,看到别人过得那样辛苦,他就下不去手,连气都气不起来了。


晚训结束的时候王杰希才回来,冬天里的训练室暖和惬意,他推开门,裹着一声寒气进来,没有平时那种无坚不摧的姿态,脱下外套,显得单薄而疲惫。他拉开座位,抬眼正看见方士谦,有点惊讶,“怎么还没走?”


方士谦翻了个白眼,“那我这就走。”


“再留一会吧。”王杰希揉着太阳穴说,他今天可能真的很累了,声音很轻,可即使这样,也听不出什么示弱的意思。


方士谦翘着腿靠在座位里面,等着他下文。


“你那个牧师玩得有点问题,正好今天在,练两盘配合,我跟你讲讲。”王杰希说着开了软件,“我手有点冻,先做点练习热一下,你自己干点别的。”


妈的!方士谦差点就掀桌了,谁没事下了晚训还留这么久,还不是看他太晚不回来,怕遇到个什么事,结果对方一点都不领情,还什么,跟他讲问题?


你才有问题!


方士谦怎么想就怎么说了,“整个团队都跟你脱节了,你不想想?难道不是你的问题吗?”


王杰希飞快地敲着键盘,“想过了,我会改。”


什么,方士谦一时没反应过来,“你改什么?”


“全都改,”王杰希很平静地说着,手上动作没停,“打法,思路,风格,改到适应微草为止。”


训练室里一下子安静下来,只听得见键盘和鼠标的敲击声,密集而杂乱,盖过了墙上时钟的走动,成了这里唯一的声响。


这句话让方士谦消化了一会,然后他看着天花板。微草训练室的灯是橘红色的,南边有一整面的落地窗,晚上窗帘拉得严严实实,这种暖洋洋的环境平时很容易让人困倦,但是只要王杰希在这里,就完全是另外一种感觉,方士谦也说不清是怎么回事,但从王杰希接手队长以来就是这样了。


就像他敲击键盘的声音,还有今晚说出这个决定的样子,干脆笃定,不容忽视,方士谦就在这个时候觉得,微草可能真的会变好。


王杰希你他妈最好能带着微草变好,方士谦想,不然不是白白吃了那么多苦,太不值。


但是这种难得称得上和缓的气氛并没有持续多久,王杰希跟他打了两盘配合,挑着他的错处讲到半夜十二点,方士谦刚刚软化的态度一下子又锋利起来,心里一直在骂娘,觉得这事儿不能怪他,照王杰希这种活法,实在是太招恨了,他能完整地活到今天,简直就是个奇迹。


 


3


后来王杰希晚训出去的次数越来越多,他是队长也没人敢问,有天方士谦摸了外套悄悄跟出去,结果一路跟到经理办公室外。


里面是非常愤怒的训斥声,方士谦听了一会,大致明白对方谈话的内容主要就是近期的战绩。微草的经理不怎么玩荣耀,只看成绩,方士谦以前听林杰说过一两句,轻描淡写地,现在听见了才明白是怎么回事。


他不喜欢王杰希,但仍然非常生气了,所以这算什么?战绩不好,难道他们都不懂荣耀,都不想赢,最后轮到一个外行来指手画脚了吗?


王杰希在里面听着,有时候解释两句,有时候就沉默,也不是无话可说,其实就是懒得讲,“不足为外人道也”的意思。到最后经理问他,“为什么你们团队赛永远这个战绩?”


王杰希用很平静的声音回答说,“我在调整。”


“这个队伍里所有的核心输出都在拖你后腿,我跟你说过多少遍,就连方士谦也不太行。”


经理停顿了一下,又说,“你给我排出一个晚上,我来跟他们谈。”


“不可能。”王杰希说。


“注意你的态度。”经理说,“我不会永远宽限下去。上次要的每个人的指标,带来了吗?”


纸张哗啦啦地翻动,经理的语气缓和了一点,“跟他们都聊过了?”


王杰希没答话。


“到时候,谁没到指标——”


“所有责任在我。”王杰希打断道,“只要有人没到指标,都算在我头上。”


 


方士谦裹着件衣服站在门外,很快就把事情的前因后果理了个清楚。经理的意思是给每个人画指标,逼他们全都跟上王杰希的节奏,但是王杰希瞒着他们把这事给做了,一个人都没告诉,反而是自己在调整配合他们。


其实林杰当队长的时候,经理的态度估计也没什么两样,一年下来他们也都是不知情的,外人看来这两任队长的处理方式很类似,但是方士谦在微草呆过这么久,他看得见区别。简而言之王杰希和从前的队长根本不是一种人,林杰像水一样活泛,而他却是块冰,跟下面队员的关系已经很硬了,再跟上面去刚,完全是吃力不讨好。


方士谦觉得有点惆怅,又觉得有点冷,他双手插兜靠在墙上,非常忧愁地叹了口气,正碰上王杰希被放出来。


“舍得出来了?”方士谦看着天花板问。


王杰希只觉得莫名其妙,“你不训练,跑过来干什么?”


方士谦直接气笑了,“经理不是让你来找我们谈?你谈了吗?你有什么好瞒着的?”


原来是这件事情,王杰希很快反应过来,又恢复了他往常那种神色,“林杰队长和你们说过吗?”


“这不一样。”方士谦说。


他仰着头想了一会该怎么说,又觉得实在很没意思,王杰希这种性格,他说了有什么用?


“算了,回去吧,”方士谦说着走了几步,又突然回过头,顿了一下,还是接道,“王杰希,不行就讲,你要是不讲,最好不要把事情搞砸。”


“知道了。”王杰希答道。在这种事情上,他固执而骄傲,死守着自己划出的线,一步不肯退让,一句不肯妥协,至今未曾改变。


 


4


方士谦是真情实感地觉得林杰很厉害。


他的竞技水平不够好,这谁都知道,但是很少有人知道他对于微草的真正作用。有些人成为战队的支柱,靠的是超群的个人能力,而有的人则不一样。


林杰在与不在,微草是完全不同的两支队伍,好像只要他的王不留行停在空中,场上厮杀的人就充满希望。他是微草的主心骨,完全不需要靠输出值的多少来证明。荣耀,很多时候可以赢在队友之间的信任上,而林杰就是在这上面最出色的人,从荣耀初始起,多少年后亦无来者。


 


5


第五赛季的决赛之前,方士谦坐在准备室里,把椅子转得轱辘辘响。决战当前,他看起来一点都不紧张.


“我们离冠军只有一步了!”他说,“今年拿个冠军,明年拿个冠军,后年再拿个冠军,然后三冠在手,我就退役,美滋滋。”


王杰希在做手操,闻言抬头道,“别乱做梦,先赢下今天这场再说。”


方士谦被他怼了一句,觉得很不爽,“你觉得我们赢不了吗?”


“今天当然会赢。”王杰希淡淡地说,“然后明年再拿个冠军,后年再拿个冠军,三冠在手好让你退役。”


……靠。方士谦瞪着他,刚要发作,王杰希却突然推开椅子站了起来。


“到点了,上场吧。”他说。


这时候王杰希的威信已经建立起来了,他一起身,所有人立即跟着呼啦啦起身,鱼贯而出,方士谦落在最后,只好趁着最后的机会大吼一声:“王杰希我告诉你,今天不把这个冠军搞到手,我是不会原谅你的!”


王杰希没理他,也不知道听见没有。


 


6


微草想给方士谦培养个接班人,从训练营里找出三个少年,让他自己挑。方士谦翘着腿,把三个人的数据随便看了几眼,就扔在了一边。


他问了几个绕不过去的基本问题,得到的答案都大同小异。到最后实在有点难选,他想了一会,问道:


“说说你们对于王杰希的印象吧。”


左边那个说,“他是微草有史以来最伟大的队长。”


方士谦不易察觉地皱了皱眉。


中间那个说,“他的打法真的很酷炫!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后来要改,明明做自己也可以很好吧!其他队员跟上他的话,微草会更厉害的!”


方士谦毫不掩饰地翻了个白眼。


右边那个说,“我对王杰希队长的印象就是他有一对很引人注目的大小眼。”


方士谦啪地一合资料夹,点着右边的少年道:“你叫什么?”


“袁柏清。”少年回答道。


 


7


方士谦收了个学生,刚一见面就教给他两件事。


一件是他师父的治疗水平天下第一,一件是他队长王杰希根本不是外面说的那么无敌。袁柏清每天被迫听了王杰希的各种黑料,大部分来自中二的少年期,导致他日后跟队长打照面的时候,总是很难控制自己的表情。


 


8


熟悉了之后,方士谦就开始柏清柏清地喊他徒弟。


“柏清,今儿问你个问题,”方士谦看起来漫不经心地说,“你说牧师这个职业,是干什么用的?”


啊?袁柏清愣了一下,牧师还能干什么?


“马上给我答案,零点零一秒,不要犹豫。”方士谦飞快地说,“好,你不会,坐下。”


袁柏清一头雾水地坐下。


“牧师是用来膈应对手的。守护天使是干什么的,你知道吗?”


袁柏清这回想也不想地答道,“追着队友拼命奶,盯死王不留行,千万不能让他跑了。”


“总结得很到位,”方士谦说,“但是不对。守护天使也是用来膈应对手的。”


“如果抡对方能膈应他们,你就抡,如果奶自己人更膈应,你就奶,如果你判断出场上的局势,你直接跳崖更能膈应他们,那你就跳崖。你记着我今天这句话,这是我多年神奶总结出来的宝贵经验,如果王杰希叫你改,你不要理他。”


 


9


王杰希也从训练营里找到个少年,准备放在那里再练几年,他反正不太着急。


有时候战队放假,高英杰就跟着王杰希过来训练室,打几把指导赛,或者做几个复盘。高英杰总是坚持站在队长身后看,他穿着微草训练营的队服,稚气未脱,还有点腼腆,但是已经全心全意地敬重且信任着王杰希,收到一句鼓励的话,就会抑制不住地微笑起来。


方士谦的座位离王杰希不远,这种时候他就静静地看着。微草训练室的布置这么多年都没怎么换过,此刻身影重叠,他想起当年,也有一个人坐在这里,微笑着讲解局面,点评自己的表现,鼓励或是批评,都是温和而中肯的。而他就站在那人身后静静听着,这一切好像还是昨天的事情。


现在的高英杰真是像极了当年的他自己,王杰希也像极了当年的林杰。


 


10


方士谦其实很早就承认了王杰希的水平,之后不久,也认可了他当队长的能力。但是他从未把那句队长叫出口。


从他进入联盟直到退役,林杰是他唯一的队长,这是他的一点固执。


王杰希并不在意这个,这件事情对他来说也是一样的,可能这是他与方士谦很少几件不会发生分歧的事情之一。


另外一件就是,微草一定会再拿一个冠军。


 


11


方士谦走的时候,大家在训练室给他开了个欢送仪式,王杰希不在,他被经理叫去理数据了。


方士谦拖着箱子出来,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转头去了办公室那边。


他敲门进去,王杰希见到他,并不意外,“走了?”


嗯,方士谦点头,“走了。”


王杰希说要我送你一下吗?方士谦说不必了,没有三连冠,退役了也不美,以后记得补给他。王杰希说好。


以他们的关系,真的不用做什么客气事,这些年来,什么难听话都讲过了,感动的次数也不算少,心里明白就行,临走搞得煽情了,反而觉得太轻。


于是王杰希真的也不再坚持,简单地挥了挥手:“走好。”


方士谦:“……”


王杰希你能不能有哪怕一次会说话一点?!


方士谦原本门都拉开了,却突然回过头,就跟当年在办公室外的走廊上一样,没头没尾就扔下一句话来。


“王杰希,认识你,我很不好。”


王杰希挥了挥笔,可能是说他听见了,也可能是说他也一样。


方士谦合上门,一路走出微草,从此再也没有回来。


 


12


很多年之后,方士谦在国外看电视,偶然开到一个中文频道,居然是在采访微草。


记者先是拦住了几个粉丝,她们脸上都喷着微草战队的彩绘,拿到话筒兴奋地叫着,“我最喜欢的选手是王杰希!他真的苏苏苏苏苏炸了!”


方士谦面无表情地开了一袋薯片。


另一个姑娘也叫道,“他太厉害了!操作这么牛逼,人还这么有担当,简直是——完美!”


方士谦面无表情地吃薯片,他觉得牙有点痒。


后面采访了一大堆人,他都不太认识,估计是在他退役之后才进来的。这里面有高英杰,现在看来已经是微草的核心了,面对镜头的时候依旧非常腼腆。然后是袁柏清,记者问他最崇拜的选手是谁,他在清一色的“王杰希”里唱了个反调:


“我最崇拜的选手叫方士谦,他是有史以来最厉害的治疗。”


方士谦吃着薯片,觉得袁柏清长高了不少,而且瘦了,不知道是不是王杰希虐待他了,复盘到半夜十二点这种事情,以前也不是没有过。回头打个电话去问问。


话筒最后给了王杰希,很久不见了,他还是当年那种表情,很冷漠,一只眼睛大,一只眼睛小,方士谦一看见就觉得很不爽。


记者问王杰希,刚才治疗选手提到方神,王队对于方神有什么评价吗?


方士谦冷哼一声,手上动作却停了下来。


“微草过去的每一个冠军,都离不开方士谦。他是我曾经的队友,也是很好的朋友。”王杰希说。


“虚情假意。”方士谦翻了个白眼,扯开薯片的袋子,准备往嘴里倒。


“…是的,我们很久没有联系了。”王杰希的声音说,方士谦仰着头准备吃薯片,听到这话又看向电视屏幕。


“他的战队一直就在这里。如果他想回来,微草的大门永远会为他打开。”


方士谦保持着这个姿势,沉默了好长一会,直到电视里开始放广告,他才重新转回头去,专注地吃起了薯片。


夜很深了,他也该睡了。



评论

热度(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