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vi·Ackerman

[翻譯]進撃の巨人声くじA賞【調查兵團圍巾事件】

Cocina.:

哈囉,大家好,我是鬆鬆。在正文之前來個碎碎念,其實這裡已經從月更變成半年更了(好意思說),一開始想把這當倉庫,不過後來自己也常用lo看文,有想著是不是正式把lo當作一個社群網站來跟大家交流,也推了不少跟團兵無關的東西,即使如此還是有漲粉跟熱度(不管是翻譯還是自耕),說實話我非常訝異,很感謝大家的支持> <


這裡的團兵相關翻譯,都非常看心情更,也都是很久以前的資料了,再說我也沒多少存貨,畢竟au系列的資料全都來自朋友的幫忙,後來au都有繼續更新,但時間久了也不好意思再開口,所以……會盡量把手邊的做完的(依然看心情),說好的answers訪談(就是說艾爾文是里維的主君的那個)也還是會做的,其實大家在wb上都看過全文翻譯,我做也就是為了自己的一點小成就感罷了XD


想把我知道的所有團兵相關官方梗收集起來放在lo,但依然只是個野望。這件事情我是放在心上的,但會不會做依然看心情(喂)


連載持續著(搞不好都要完結了),二期再開了,不知道大家對團兵是什麼感覺呢?即便我這幾年到處爬牆還攤上了個三次元圈無法自拔,但也算追著連載,對團兵有很多很多感慨感觸感動,偶爾想起時就會像個老人似的感嘆。


喔對,說實在的,官方物相關的tag我不曉得怎麼打,感覺官方物上打cp tag,還是稍嫌不妥,不知道二次元圈是不是對這個也這麼認真,我確實是以團兵腦在進行翻譯的XD,全部都是以「團兵 is rio」的心情在分享的,但這篇偏向全員,還是只打作品tag吧,有緣的人總會看見的w 團兵相關的心得,就收在評論吧。


廢話真多,感謝大家讀完,也歡迎大家跟我聊聊天啊~ 以後可能沒事就發點廢話


以下正文。




翻譯:鬆鬆


15年4月官方發的声くじDrama CD部分內容翻譯


兩年前的糖了呀,直到現在還在吃兩年前的糖我自己也是感到不可思議(驚愕)


有重新聽過一遍,部分內容有修過。


網路上找到了別人分享的音檔,有需要的可以配著食用 (믕‿믕)♥(눈_눈) 低調低調。




為了看起來簡潔一點開口說話的人都用以下簡稱表示,對話中的名字還是會用官方翻譯的


團長→團


兵長→兵


艾倫→艾


三笠→三


阿明→明


讓→讓(因為沒啥人叫他約翰所以對話裡我還是用讓w


莎夏→莎


柯尼→柯




調查兵團圍巾事件


調查兵團--那是人類智慧的結合、最後的希望。是由殲滅巨人的專家們所組成的,人類史上最強的兵團。




團:嗯……好熱!怎麼會這麼熱?……圍巾…我圍著圍巾睡著了嗎?原來如此,難怪會這麼熱。原來是圍巾啊、呃不對,問題不在這裡,問題是為什麼、為什麼我會圍著這條不知道是誰的的圍巾,這是……


(敲門聲)


艾:艾爾文團長!可以進去嗎?


團:啊、等一下


(打開抽屜)


團:可以了,進來。


艾:打擾了!我是104期調查兵團的艾倫·葉卡!


明:同上,阿爾敏·亞魯雷特!


三:米卡莎·阿卡曼!


讓:讓·基爾休坦!


柯:柯尼·史普林格!


莎:莎夏·布勞斯!


團:你們集合在一起是怎麼了?有什麼問題嗎?


艾:不,也不能說是問題,事情是這樣的,我們在找米卡莎的圍巾。


團:圍巾?


米:就是圍巾。


讓:團長可能不知道,米卡莎是一年四季中都戴著圍巾的。


柯:我們已經檢查了所有兵團本部內的房間,但是都沒有找到。


莎:還沒有檢查過的,就只剩下這間辦公室了。


明:我們絕對不是在懷疑團長,是想請問您有沒有什麼線索呢。


團:原來如此,話說回來,那條圍巾該不會是紅色的吧。


三:是的!


艾:不愧是團長!連部下的隨身物品都一清二楚!


團:不,並非如此…其實我、


明:圍巾、是被偷走的!


團:被偷了?


三:是這樣沒錯吧?米卡莎。


米:是,我是不可能把圍巾忘記拿走的,只有可能是被偷走了。我的特技是削肉,一定會讓犯人得到應有的報應--


艾:喂、冷靜點,米卡莎。


讓:團長,抱歉,她從一大早就是這樣的情緒…


團:不會、如果是這麼重要的東西被偷走的話,這也是理所當然的反應吧。對了,關於犯人有什麼線索嗎?


莎:沒有,到目前為止都還完全沒有!


團:嗯,是嗎。


柯:那個、其實我……


團:你知道些什麼嗎?


柯:那個,我覺得讓很可疑!


讓:哈?你這臭光頭突然說什麼鬼話啊!


柯:誰叫你總是用很愛慕的眼光看著米卡莎的圍巾啊!


讓:我才不是在看圍巾呢。


柯:那你是在看什麼?


讓:欸?啊、不、那個……總而言之!犯人不是我!


莎:這可是一點說服力都沒有喔,讓。


艾:你就老實說吧,讓,現在的話米卡莎還能原諒--


團:等一下,連證據都沒有就懷疑別人是不行的。


艾:可是團長,這傢伙看起來很緊張啊……


團:聽好了艾倫,像這樣的懷疑或擅自揣測,不管在哪個時代,都會引起不必要的紛爭。


讓:團、團長……


艾:我明白了,那麼團長,老實說,那個……


團:嗯?怎麼了?


艾:剛剛您說了「其實我」這三個字對吧?


團:是這樣嗎?我記不得了。


艾:您確實說了。你們也聽到了吧?


讓:我也聽到了!


明:我不太記得了……米卡莎呢?


三:我也忘了。


柯:是嗎?莎夏你也聽到了吧!


莎:是~聽得非常清楚,而且團長那時正打算從抽屜拿出東西來!


艾:團長,是這樣的嗎?


團:呃、確實是這樣沒錯……但跟這件事是完全沒有關係的。


艾:可是,在那個微妙的瞬間,要說完全沒關係的話也、


團:好了,集合!我就任命你們為「圍巾特別搜查班」,今天的訓練也免除,去搜查圍巾事件的原委,逮捕竊盜犯!這是為了改正調查兵團的風紀,最優先的任務!


艾:團長,這是我們的榮幸!米卡莎,太好了呢。


三:是,我絕對會奪回圍巾,血刃犯人!


團:我會期待你們的成、成果的……


明:現在我們要去會議室開搜查會議,如果您有得到什麼情報,請告訴我們。


團:呃、好,我會的。


艾:好!走吧,馬上就開始會議、


讓:為什麼是你下命令啊?


艾:哈?有什麼關係啊!


讓:話說回來,你難道不該先向我道歉嗎?居然懷疑別人!


柯:讓,你在說什麼啊,你的嫌疑可還沒有洗清呢!


莎:就是說啊!


讓:我不是說了我沒偷嗎!


(關門聲)


團:(深呼吸)




兵:真是的、每個傢伙都看不起打掃……我明明說過那麼多次,桌子的裡面也要好好擦過啊,腦漿的容量都在巨人以下!


團:里維。


兵:啊?


團:這裡啦,里維。


兵:你這是怎麼回事,只從柱子裡面露出半張臉,是新的訓練還是怎麼?


團:其實,我現在有個煩惱。


兵:哼,事到如今了還在說這什麼話,我們難道不是一年中每天都在煩惱嗎,牆外有巨人,牆內有無可救藥的蠢蛋們。


團:里維,我是真的很煩惱……


兵:呿、什麼事,你說說看。


團:是這樣的……




兵:這種東西,你就趕快放回去原本的地方不就行了?


團:是啊,我也是這麼想的……


兵:就算是為了要先蒙混過去,不過任命特別搜查班什麼的大概是個錯誤吧。


團:嗯……是糟糕的決定嗎……


兵:雖然那群傢伙們是笨蛋,但是他們的直覺微妙地在某些地方可是很準的,早晚都會被發現的吧。


團:(敲桌子)




艾:那麼,現在開始第一回,米卡莎阿卡曼的圍巾搜查會議!首先,來聽聽大家的意見、


讓:所以啊!為什麼是你下命令啊?!


艾:你很囉唆耶,要從那開始說起的話不就得花很多時間了嗎!


讓:總覺得你很可疑啊,異常興奮的樣子……啊!你該不會是想在這種地方活躍、好讓她看到你厲害的一面吧?


艾:哈?


莎:吶米卡莎,你真的完全不記得了嗎?


三:發現的時候已經不見了。


莎:原來如此原來如此~那也就是說……是怎麼一回事呢?


柯:也就是說!在這麼炎熱的天氣偷圍巾,這完全就是個變態行為!




兵:艾爾文,喂!你是在憋大便嗎?


團:不,我在想,如果我被當作犯人的話,我會被冠上變態之名,調查兵團因此終結,人類可能也會就這樣毀滅吧……我只是在想這些事。


兵:人類的事暫時先放到一邊,比起那個,首先,你不知道你怎麼會圍著圍巾?


團:嗯……其實,昨晚的事我記不太清楚了……被皮克西斯司令邀請去喝酒,但那是很烈的酒……清醒過來後就發現自己在辦公室裡睡著了。


兵:難道不是你喝醉了順手拿了人家東西嗎?


團:如果我做了那種事,在當下我就被大卸八塊了。


兵:那要是被抓到,你可能會被切成細絲吧。


團:呃、嗯……你、你不要嚇我啊,別這樣看我可是很脆弱的……


兵:我知道啊。所以呢,你希望我做什麼?


團:想請你去替我說明這件事情的原委……如果是你說的,他們也會冷靜下來聽吧,而且,要是米卡莎暴走,你必須保護我。


兵:呿、真拿你沒辦法。


團:能接受我的請託嗎?


兵:雖然麻煩得要死,但也不能因為這種無聊的理由失去你。




艾:好的,在這種情況下,首先就不在場證明開始,來確認我們的不在場證明吧。


讓:不在場證明什麼的才沒有呢!


柯:是啊,昨天大家不都在一起嗎?


莎:哼嗯,艾倫,你該不會只是想說說看「不在場證明」這個詞吧?


艾:才不是呢!總之就是不在場證明!喂,說說你們的不在場證明啊!


三:昨天大家為了理解長距離索敵陣型和考試,從早到晚都在一起。


艾:好!那麼接下來就是指紋、


讓:原來如此,我懂了。


柯:欸?


莎:就剛剛那些線索?


讓:艾倫,你昨天考試結束後就露出一張死魚般的表情對吧,也就是說,一定是像柯尼一樣考得很爛!


柯:你很失禮耶!


讓:所以才打算用這件事來建功,異常興奮又老擺出一副領導的樣子,都是為了這個吧?!


艾:……!別想用開玩笑唬弄過去啊你這馬臉!


讓:哼,我戳到你的痛處了吧~


艾:你這傢伙…!


柯:這也是沒辦法的啦艾倫,那個考試,很難嘛。


莎:啊~~真是的,搜查完全沒有進度嘛!


(開門聲)


兵:用你們的頭腦是行不通的。


艾:兵長!


柯:團長也來了!


兵:別一個個站起來,會揚起灰塵的。


團:其實,我有件事想告訴你們……


艾:是不是得到什麼有力的情報了?


兵:沒錯,關於你青梅竹馬的圍巾。


三:說起來,阿爾敏也說他的內褲被偷走了,昨天晚上,阿爾敏的內褲在浴室裡被偷走了。


艾:阿爾敏,是真的嗎?……喂,阿爾敏呢?


柯:阿爾敏不見了!


讓:剛剛在團長房間裡時還跟我們在一起的吧?


莎:難怪我覺得會議完全沒辦法進行,因為阿爾敏不在嘛!


三:離開團長房間之後,阿爾敏說要去找內褲。


艾:這樣一來,偷走米卡莎圍巾跟偷走阿爾敏內褲的犯人有可能是同一個喔。


柯:是啊,因為也有共同點嘛。


莎:都毫無疑問地是變態呢。


兵:喂。


艾:抱歉兵長!喂你們、


兵:聽好了,圍巾--


團:等等、里維。


兵:啊?


團:你們先等一下,下午有幹部會議,我突然想起在會議之前要跟里維交代的事情了。


艾:…喔。


團:里維,這邊。


兵:你這是什麼意思。


團:在這個時間點把圍巾在我這的事實說出來,會變得很糟糕。


兵:我聽不懂你的意思。


團:我的意思是,照這樣的發展下去,我會被懷疑是偷阿爾敏內褲的小偷。


兵:誰都不會那麼認為的好嗎。


團:我敢斷言,誰都會這麼認為的!人類就是這種生物。總而言之,先來我的房間重新擬定作戰計畫吧。


兵:真是個麻煩死人的傢伙啊。




團:抱歉,發生了個很重大的問題,我們就先走了,搜查進度就逐次報告給我。


艾:哦…是沒問題啦。


兵:你們就努力查吧。


艾:啊、能稍等一下嗎?


團:什麼事?


艾:在您們回去之前,可以告訴我們兩位昨晚的不在場證明嗎?


兵:怎麼,艾倫,你該不會是在懷疑我吧。


艾:不!不是!絕對不是!


莎:艾倫現在只是熱衷於問別人的不在場證明而已!


團:沒關係的,里維。昨晚我在跟皮克西斯司令吃晚餐,只要去問司令,就能證明了吧。


兵:我在打掃。


團:這樣滿足了嗎?那我們先、


艾:那是在幾點的時候呢?團長。


團:什麼?


艾:您跟皮克西斯司令的晚餐時間,是幾點到幾點呢?


團:啊、其實呢……我喝得太醉,沒有那段記憶了……


艾:沒有那段記憶……也就是說,就算在失去記憶的那段時間內,偷了米卡莎的圍巾,還偷了阿爾敏的內褲的話,您也不會記得,沒錯吧。


團:不,這件事呢……


艾:能先請您回來嗎?團長。


團:我、我賭上人類的勝利發誓,絕對不會做那種事、


兵:圍巾在他那裡。


團:里維!!!!!


兵:無所謂了吧,艾爾文,這樣下去事情會變得很複雜。聽好了,這傢伙喝醉了,沒有昨晚的記憶,然後早上清醒過來時,不知為何脖子上圍了條圍巾,這就是真相。


莎:團長……


團:對不起!雖然為了避免混亂,尋找何時才是說出口的好時機,但我的判斷似乎還是失誤了。果然應該馬上就說出來的!不過你放心,你最珍惜的圍巾,現在正被保管在保險櫃裡。


柯:怎麼會……沒想到團長竟然是變態!


讓:真不敢相信……


莎:俗話說人不可貌相呢……


團:不,那是誤會,我發誓,我沒有偷圍巾,而且,關於阿爾敏的內褲,我可是如同赤子般清白!


柯:……但是啊。


團:怎麼了,還有什麼事嗎,我可是什麼都說了啊!


柯:啊!不是、不是的,我是想說,那個、不管團長喝得再醉,能不被團長發現地闖入辦公室,還把圍巾圍在團長脖子上的人,應該不單純只是個變態吧……


艾:說得也是。


讓:而且在那之前,也得先完成從米卡莎那裡偷走圍巾--這種跟牆外調查一樣困難度超高的任務對吧?在這調查兵團裡有這種能力的人……


眾人:啊。


兵:幹嘛看我。


團:里維,你……


兵:連你都要懷疑我嗎,開什麼玩笑。再說做這種沒有意義的事,我能得到什麼好處啊。


艾:兵長,為了以防萬一,是否能讓我聽聽您昨晚的不在場證明呢?


兵:我剛才不是說了嗎,在打掃。


艾:是在哪邊打掃呢?


兵:浴室。


讓:浴室?浴室的話……


莎:阿爾敏的內褲被偷走的犯罪現場啊。


兵:你們這群傢伙……


艾:兵長,您是從幾點到幾點打掃浴室呢?


兵:呿、昨天晚上到今天早上。


艾:有證人嗎?


兵:啊?誰都沒看到啊,因為如果不是全員都洗過澡,我就沒辦法打掃浴室了啊。


艾:那就不能說是不在場證明了啊兵長!來吧,您就坦白一切吧!


兵:艾倫、你這傢伙,看起來很開心的樣子嘛?喂艾爾文,告訴這群笨蛋們,我對女人的圍巾或是男人的內褲,可是一點興趣都沒有啊,喂艾爾、…你……


團:嗯?


兵:你笑屁啊。


團:(哼笑)嗯,沒什麼。


兵:真是讓人不爽,這難道不都是你做的好事嗎喂?


柯:啊……


艾:怎麼了柯尼,你想起什麼了嗎,不要客氣地說吧。


柯:如果說到偷東西跟闖入房間,莎夏也很擅長呢!


莎:耶?!


柯:你總是闖入食材庫和食堂裡偷食物對吧。


莎:別、別說了啦柯尼。


艾:不過,莎夏跟米卡莎是同一間房間對吧,比起兵長,更像是嫌疑犯。


莎:耶!?!等等,怎麼會,等一下啦!!


讓:等等艾倫,你也有可能是犯人啊。


艾:哈?!才沒可能呢!


讓:不!有!你從一開始就異常的興奮,這難道不是為了不要讓別人懷疑自己嗎?


兵:哦,這可是到目前為止,最能讓人信服的推理呢,應該仔細地審問這傢伙一次才對。


艾:饒了我吧兵長!


兵:你有資格說這句話嗎,艾倫。


團:首先,聽聽你的不在場證明吧。


艾:喂,你幫我說點什麼啊米卡莎!我不是偷走圍巾的犯人!...欸?米卡莎?


讓:不見了。


柯:還想說她比平常還沉默呢……原來是不在啊。


莎:該不會,犯人的目的不是圍巾,而是米卡莎本人?


(開門聲)


三:放心,我沒事。


艾:米卡莎!阿爾敏也來了!


明:聽說大家為了我的內褲在吵架,所以米卡莎跑來找我了。


艾:是嗎。


莎:找到內褲了嗎?


明:哪裡都找不到……不過已經沒關係了。


讓:有關係吧!變態把你的內褲、


明:不、話說回來,直接說有人偷走也是不行的,有可能是不小心拿錯,也有可能是我弄丟了,總之,我不希望大家為了我的內褲互相懷疑,我只是想說這個。


柯:或許就像阿爾敏說的吧。我們,明明就是夥伴啊。


莎:總覺得……有點悲傷呢。


明:而且時間不夠用了啊,幾天後就是牆外調查了。


讓:說得也是啊,不訓練的話,是沒辦法活著回來的。


兵:沒想到會因為一條內褲就浪費這麼多時間,只是在白費力氣而已。


團:好,我明白了,這件事就到此為止,你們回去訓練吧。


眾:是!


團:米卡莎,得還你圍巾才行,跟我來。


三:是。


艾:團長請等一下!


團:怎麼了艾倫,你還在啊。


艾:是,那個,就算不管阿爾敏的內褲,還是不知道偷走米卡莎圍巾的犯人是誰啊,而且,也弄不明白那人闖入團長房間裡的目的是什麼,更不曉得為什麼要把圍巾圍在團長身上。


兵:換句話說,這件事本質上的問題,就是沒有解決任何問題。


團:說得也是,讓這樣的犯人逃走太危險了。


兵:沒錯……這件事還沒結束。


艾:團長,我明白訓練很重要,但是我被任命為特別搜查班的班長,請讓我搜查到真相大白的那一刻!只要搜查下去,也許能發現能跟犯人連結在一起的線索。


明:這樣的話,艾倫,我也一起!


艾:那我就放心了,阿爾敏!




團:是這條圍巾吧。


三:是的,沒錯。


艾:啊!


明:怎麼了艾倫?


團:有什麼犯人的線索嗎?


艾:垃圾桶裡面,這是!


團:!這是…


明:這、這不是我的內褲嗎!騙人的吧,明明本來是白色的,現在變成破破爛爛的抹布了!


團:艾倫,那個、真的是、在那邊發現的?


艾:是的,沒錯,就是在這裡。


三:團長……


團:等等,這是誤會!不、是陰謀!一定是陷阱!犯人一定是想陷害我、等等,你們為什麼要逃走?離這麼遠怎麼聽得到我說話?里維,你快告訴他們,我不是變態--里維?


艾:兵長說他剛剛要去外面找線索……


團:這不是你的內褲吧?阿爾敏,應該只是條抹布吧。


明:不,這確實是我的內褲,上面有寫名字。但是這很奇怪,不應該會這樣的,我完全不明白--


團:果然,這不是你的內褲吧?


明:不對,我剛剛潛入團長房間時,還沒有這東西!


艾:啊?


三:阿爾敏……


明:那個……我說錯什麼了嗎?


艾:你剛剛……


團:說了潛入……


(開門聲)


兵:你就是犯人嗎?看,窗戶下有這傢伙掉下的頭髮。


(走近阿爾敏拔他的頭髮)


明:好痛!


兵:哼,是一樣的啊,這你沒辦法狡辯了吧,阿爾敏,全部說出來吧。


三:兵長,請別這樣,阿爾敏並沒有錯,提案的是我。


艾:哈?


團:這是怎麼一回事?說明一下吧。


艾:喂!你們幹嘛看我?


三:艾倫,對不起……


明:你昨天說你完全不懂長距離索敵陣型,考得很差,所以很失落對吧,說這樣下去是沒辦法參加牆外調查的。


艾:是沒錯……但是那、


三:只有一個方法能挽救,那就是竄改艾倫的考卷。


兵:竄改嗎……原來如此,看來你們很想被關進反省室呢。


團:里維,讓他們說到最後吧,聽起來很有趣不是嗎。阿爾敏,繼續說。


明:是。首先,送酒給皮克西斯司令,然後催促他去邀請團長。


三:團長出去以後,我們潛入房間裡,但是完全找不到考卷,找的時候覺得有點熱,我就解下了圍巾……艾倫,對不起。


艾:不、我也沒……


明:好不容易找到的時候,突然有人的氣息傳來,所以我們就慌張地只帶著艾倫的考卷逃出去,把圍巾留在這裡了……


三:我回來拿圍巾的時候,就看到喝得醉醺醺的團長圍著圍巾睡著了。


兵:為什麼圍著那種東西?


團:唔、那什麼,我喝得太醉了,可能是覺得冷吧……


兵:你這酒鬼。算了,然後呢?


三:雖然成功竄改了艾倫的考卷,但這次要把考卷放回原位。


團:所以就利用圍巾,設了一場騙局?


明:是的,團長離開辦公室之後,我再將考卷放回來,在那段時間裡,米卡莎會想辦法拖住您,就是這樣的作戰計畫。剛好昨天我的內褲也被偷了,所以也利用了這點……


團:原來如此,雖然風險很大,但是個不錯的計畫。不過,你們不僅陷害上司、還偽造文書、甚至不法侵入辦公室,被送去開拓地也是理所當然的,你們明白嗎--


艾:團長,請等一下!這兩個傢伙做的事,確實是不能被原諒的,但那全部都是因為我不好!所以、


兵:你很清楚嘛,艾倫,這個無聊又愚蠢的爭吵,原因就出在你的腦容量不夠。


團:而且,還有更嚴重的問題啊,艾倫。


艾:欸?


團:下次的牆外調查是由你為中心所制定的作戰,而你卻完全不懂長距離索敵陣型,這可是關係到人類存亡的大問題。


艾:但、但是...那真的很難、


團:米卡莎·阿卡曼!阿爾敏·亞魯雷特!


三+明:是!


團:我任命你們兩人,負責徹底教導艾倫、並讓他完全理解長距離索敵陣型!這就是對你們的處分!


三:欸?


明:謝、謝謝您,團長!


兵:聽懂了就快滾。


明:那個,最後能再讓我問一個問題嗎?


團:什麼事。


明:我的內褲……剛剛放回考卷時,我有很徹底地檢查自己是否有留下證據,那時候真的沒有內褲。


團:這你問我也……


兵:你所說的內褲,是你手中拿著的那條抹布嗎?


明:抹布?


兵:如果是的話,那就是我拿的,是我剛才丟的。


明:兵、兵長拿的?


兵:我昨晚打掃浴室時,它掉在更衣室裡了,我還以為是條抹布呢,就這麼用了。之後在打掃大食堂的時候,艾爾文就跑來叫我了。又因為一直拿在手上,所以剛剛進來時就順手丟了。


明:把我的內褲……當作抹布……


艾:但是,總歸是個好結局嘛。


三:總比被變態偷走好。


明:可是,被當成抹布……


艾:別這麼沮喪嘛阿爾敏!好了,我們走吧!


兵:喂,給我等等。


團:怎麼了,該不會是要說還有新事件吧,饒了我吧。


兵:才不是。我是要說,我該不會一直拿著阿爾敏沒洗的內褲擦遍食堂上上下下吧?


眾:……


兵:呿!


艾:等、等等啊兵長,請您別用我的衣服擦手啊!


兵:艾倫,在午餐時間之前,你去把大食堂重新打掃一遍。


艾:欸!那種事我做不到的啊!那個、我也得念書的啊!吶!阿爾敏!米卡莎!你們幫我說句話啊!…………你們人怎麼不見了啊!?




(完)



评论

热度(73)

  1. 苜刎神燈鬆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