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vi·Ackerman

[黄喻] 暗涌(十四)

你怎么又白了:

注意:CP是黄喻






一场失利带来的痛楚很快消弭在双十一铺天盖地的广告宣传中。“光棍节做成了购物狂欢现在的电商真是了不起。”黄少天将《电竞周刊》翻到最后一页,“点卡八八折——话说这样的促销对每天消耗在网上打游戏的死宅真的好吗?真的有人依靠荣耀找到过妹子?”


“有队长啊!”卢瀚文窜出来抢答,郑轩懒懒一笑,吐槽道,“依队长的姿色,不靠荣耀也找得到妹子才对……”


“可黄少也姿色出众,倾国……嗯,倾城!”少年大概刚写完作文,脱口就是一句,黄少天啼笑皆非,卷起周刊抽了过去,“喂!小鬼!说谁倾国倾城啊!本剑圣是英俊潇洒玉树临风好吗?你语文太差,我要跟经理说请个家教来给你补习!”


“哎哎哎别打我的头,我是在夸你啊黄少!”卢瀚文蹦跶,“你是我们大蓝雨寺最英俊潇洒玉树临风的和尚!”


“我信你的邪!”黄少天嗷嗷叫着揉身扑上,“什么蓝雨寺!谁是和尚!”


卢瀚文灵敏地躲到郑轩背后,怪声怪气道,“黄少!我知你想上街烧情侣!”


“去去去我烧什么鬼情侣,不放在眼力好么,呵呵!”黄少天灌下一口茶,“哎,说回来,你们双十一要抢购东西吗?”


“买个鼠标吧?”李远已经打开了淘宝页面,浏览一番嘟起嘴,“其实也没好买的啦。”


“就是,鼠标队里配发,你自己买,浪费工资,不如买零食。”徐景熙站到李远背后,背着手看他挑运动衫,“我去你品位好差啊,你们快来看,这件,还有,这件,哈哈哈哈哈!”


其他几个人闻风而动,凑上去围观。李远抓着头发表示苦恼,“又没有女朋友,平时也不逛街……”


黄少天说,“那你干脆别买啊!”


“可是,别人都买买买,我不买点……总觉得亏啊……”


“搞不懂你。”郑轩摇摇头,“我困了,睡觉先。”


“睡吧睡吧。”众人头也不回,随意搜了几个关键词,“哎哟我去,还能订机票啊?”“啊!居然有酒吧的优惠券!”


卢瀚文嚷嚷,“我要买我要买,我要去酒吧!”


“去你个头!”黄少天一巴掌抽中了小剑客的头顶,“未成年人,严禁进入娱乐场所!”


“嘁……”卢瀚文撇撇嘴,“说得好像你成年了去过似的。”


黄少天又是一掌拍了过去,“学会顶嘴了啊!你行啊你,来来来竞技场分胜负!”


卢瀚文大喜,“好啊好啊好啊,来就来,我可不怕你了哦黄少!”


 


十一月十一号光棍节当日,蓝雨战队特别放假一天。


喻文州宣布这则消息时,队员们无不雀跃,然后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放假……去哪里啊?”都一脸茫然,最后郑轩提出了一个皆大欢喜的答案,“宿舍啊,我要补眠。”


“啊,那我也补眠,一觉睡到自然醒。”


“我也要我也要!最近失眠,要调整下作息……”


“睡觉好啊,我最喜欢赖床……”


喻文州哭笑不得,“好歹也出去逛一逛?”


“我们又不是你!”大小宅男异口同声,“有妹子当然出去玩啰,没有的话只好睡觉,睡够了起床和荣耀女神约会。”徐景熙振振有词,卢瀚文举手,“我不补眠,但我也没有女朋友,所以我还是先跟荣耀女神约会去了,各位前辈慢慢睡哦!”


“小卢,你父母打电话来让你今天回家。”喻文州微笑着提醒,“你应该出发了。”


“哦……那我回家去跟女神约会吧。”卢瀚文悻悻,忽然拽拽黄少天的袖子,“黄少!你明天做什么?也跟我们一样吗?”


“我啊?”黄少天一反常态地有些安静,“我么,大概,这次就不讲集体精神了吧。”


“什么!”


“有八卦!”


“女朋友吗女朋友吗?”


“相亲还是约会啊?”


“肯定是约会啦黄少天沦落去相亲当心左宸锐大大发飙——”


“行啦!行啦谢谢你们啊这么关心我私生活感谢天感谢地感谢与我一起打光棍的好兄弟,你们就省省心赶快去被窝空虚寂寞冷好吗?”黄少天避开队友们汹汹而来的提问,“我就是出去逛一下!为什么逛去哪里逛跟谁逛——别问我,秘密!”


“嘁————————”卢瀚文带头,一时嘘声四起。


“OKOKOK,STOP啊谢谢你们的欢呼,我会心怀感激地收下——讲真,你们不要总盯着我,去问问队长啊,队长明天去哪里?”黄少天一使眼色,卢瀚文立刻心领神会,“队长!明天你和嫂子去约会吗?”


喻文州笑了笑,“别问我,秘密。”


黄少天跟着起哄,“怒烧脱团狗!我来组成柴火!”


一群人嘻嘻哈哈笑成一团,组成火把、汽油、孜然和辣椒粉。送走了恋恋不舍的小卢,闹到饭点又气势汹汹地集体杀进食堂,将烧现充的活动充分进行了下去,终于演变成了拿着手机PK在线斗地主。


最后黄少天首先脱出战圈,“我还有事,先走一步啦。”


喻文州紧随其后,“我也有事——少天,等等我。”


两个人一前一后地离开了食堂,潮湿的风带着冬日单薄的冷意。喻文州道,“你去哪里玩?”


“出门啊,就是出门玩。”黄少天讲话的口气有种迫不及待的轻快,喻文州犹豫一下,“到底去哪里?如果顺路——”


“哎呀出去玩玩而已嘛,”这时已经到了宿舍门口。黄少天悉悉索索摸裤兜掏钥匙,他兜里太乱了,一不小心扯出一团,耳机线绕着钥匙扣,硬币,纸巾,口香糖,乒乒乓乓落了一地。


“今天手好抖,天气冷了诶。”黄少天说,蹲下拾脚下的零碎。


“你要出去哪里?”喻文州也蹲下,但却不是帮忙的架势,反而像是逼问。


“……我去哪里啊?”黄少天扯出那团耳机线的一端攥在掌心,“我想去酒吧转转……Gay吧啦,今天有活动——懂了吗?你还打算顺路捎我去吗?”


 


 


 



评论

热度(211)

  1. Levi·Ackerman你怎么又灰了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