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vi·Ackerman

【分析帖】浅谈叶修性格中的“纯粹”

夜雨声再怎么烦都没有黄烦烦烦:

失踪人口的短暂回归


之前谈到对老叶性格的分析,我会想到热爱荣耀,现在我想重新换一个词——纯粹。


记得一个月前语文周练时做到一篇叫《凤凰眼》的阅读理解,文中的茶商老陆颇有茶圣陆羽遗风,不太像个生意人。他经好友的介绍,买下了囤积的凤凰沱,却因为卖不出去而使自己的生活逐渐困窘。好友对他的遭遇十分内疚,他却不以为意,每天乐呵呵地品着买来的凤凰沱。后来有人说判断这种茶好不好主要是看包装上凤凰的眼睛,如果是双眼皮,就说明是好茶。凤凰沱价格被抬高,而老陆却始终不肯出手以高价卖出来弥补多年的亏损。直到好友问起,老陆才说自己品尝过包装上凤凰是双眼皮的茶叶,发现味道和其他的并没有什么不同。所谓的双眼皮,只是印刷时出现的重影而已。


那篇阅读有一道问题,需要我们概括分析老陆的性格特点。我们大多写了“乐观”“淡泊金钱”“享受生活”“热爱生活”等词语,却都被答案否定了。但是对答案给出的解释我是很服气的,因为那上面写的是——痴迷于品茶。不是说我们没有想到老陆有这个性格,而是我们忘记了这才是他最大的特点,而我们分析出的“乐观”“淡泊金钱”“享受生活”等等,都是建立在“痴迷”之上的,只是“痴迷”的附属物。


即使生活困窘,老陆也依旧悠哉悠哉地品茶,这不仅仅是因为他乐观豁达,对得失看得开——又或者说,这只是表面因素,更深层的理由是他对茶叶怀有一种忠诚的热爱,正是这种热爱,让他为得到了一批好茶叶而欣喜,所以资金问题,他便不会放在心上。至于,他喜欢品茶,不太像个生意人,这也并不是因为他懂得享受生活,而是品茶就像衣食住行,早就已经成为了他生活中绝对无法割舍的一部分。这样的人,我们便可以称为“纯粹”。


我们通常会用“纯粹”来形容大文豪,比如“拼命工作,天天洗澡,不接待来访,不看报纸,按时看日出”的福楼拜,再比如厌恶媒体采访,一再表达愿意一辈子呆在井中的村上春树,他们都是极其纯粹的人。事实上,每一个像他们一样心无杂念,心无旁骛地执着追求自己此生至爱的人,都是纯粹的。你很难把他跟商业联系起来,他们并不是完全脱离商业,浑身不沾染一点铜臭味,而是你可以明显感觉到他们对商业,对金钱漫不经心,不以为意的态度。所谓“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改一改来形容他们,就是“名利场中过,初心未尝改”。老陆本身就是一个商人,经营着茶叶生意,可是他分明又不是一个商人,因为他并不以自身经济利益为一切做事看问题的出发点,这一点,就是他和真正的商人的本质区别。


扯了这么多,再来说老叶。我之前一直不是很理解,他被逼退役,被队友排挤,之后又因嘉世刻意利用舆论导向被抹黑,真的一点怨气都没有吗?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才能对这样的遭遇淡然处之?结合《凤凰眼》那篇文章,我慢慢有所感悟,世界上就是有那么一些人,能做到凡夫俗子做不到的纯粹。我们太容易被外界因素影响,在追逐梦想的道路上迷失自我,如同晚年的黄永玉和石虎,终沦为平庸。那又是什么能使得叶修十年如一日地保持着对荣耀的热爱与痴迷?使得他能够不被外界所扰,笃志一意地沉浸在那个世界里?


我们每个人都应该会有一项兴趣爱好,比如说,我承认我再怎么爱老叶,也不可能像他一样沉迷游戏无法自拔,因为我的兴趣确实不在这个方面。老陆热爱品茶,福楼拜村上春树热爱写作,我耽于阅读,而老叶则把游戏当成生命中的必需品,这是我们对兴趣的不同选择。选定兴趣爱好之后,在该领域里能取得多大成就,就取决于我们能钻得多深,走得多远,坚持多久。王安石在《游褒禅山记》中写道:“夫夷以近,则游者众;险以远,则至者少。而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而人之所罕至焉,故非有志者不能至也。有志矣,不随以止也,然力不足者,亦不能至也。有志与力,而又不随以怠,至于幽暗昏惑而无物以相之,亦不能至也。”如果把这段文字指向游戏这一方面(希望荆公不要打我),那么“夷以近”指的就是会打游戏,只是普通玩家水平,达到这个要求的人非常多,网游里一抓一大把;“险以远”指的就是职业选手的水平,满足这个要求的人少了很多很多;而“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境”指的便是游戏中登峰造极的水平了,毫无疑问,老叶就是一个可以到达“人之所罕见至之处”的人。越到高处,要求就越苛刻,如果一个人心有杂念,不能专注于目标事物的话,他(她)就只能离在高处很远的地方徘徊,而永远无法到达他(她)向往的地方。


之前我们班有人写过一篇关于“纯粹”的随笔,她说,要做到纯粹,至关重要的一点就是把大部分的精力与时间都用在最值得用的地方,这听起来有点类似于矛盾观中“集中主要力量解决主要矛盾”的方法论,又确实是攀登高处的必备条件,是质变的必要前提。老叶不会把研究对手研究打法的时间花在改变别人对他的看法上,对他来说,别人的目光,别人的观点永远都只是别人的事,跟他毫无关系。你这样看待我,你认为我是这样子的一个人,即使你对我有所误解,你看到的不是全部的我,我又何必来做什么解释,让你对我的印象改变呢?多一个人喜欢我,少一个人厌恶我,我就能更有自信更加出色吗?你骂我,疑我,怨我,恨我,这与我何干?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举世誉之而不加劝,举世非之而不加沮,在我看来,叶修达到了这个境界。


昔日寒山问拾得曰:世间有人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恶我、骗我、如何处治乎?拾得曰:只要忍他、让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待几年你且看他。寒山尚且忍耐不住,咨询一下拾得,而叶修连问一问别人的时间都懒得耗费,如何处治?一笑置之。


十年征途,初心不忘,是非荣辱,一笑之中。纯粹由此可见矣。





(结尾改编自《荣耀征途》的最后一句歌词
  要是以后还有时间,我还想分析一下成熟(●—●)
《斗神世家》只能再拖一拖了,值得写的情节太多了,准备工作还没理好,估计明年应该可以写完了……
感谢一直没取关的小天使们【比哈特】

评论

热度(85)

  1. Levi·Ackerman夜雨声再怎么烦都没有黄烦烦烦 转载了此文字